您好!欢迎进入尊龙88-尊龙ag !

联系我们
服务热线
020-66889888
邮箱:admin@163.com
地址: 广州市博文路唐南大厦A座58室
当前位置:官网首页 > 新闻中心 > 问题解答 >
诺奖得主来华“致富”史:演讲两天吸金700万,看诊2000元一号难求
发布日期:2019-10-16

随着2019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的公布,一年一度的诺奖盛典落下了帷幕。

北京时间2019年10月14日傍晚,2019年诺贝尔经济学奖揭晓,获奖者有3位,分别是阿比吉特 巴纳吉、埃丝特 迪弗洛和迈克尔 克雷默,均因“在减轻全球贫困方面的实验性做法”而获表彰。

据悉,今年诺贝尔经济学奖的奖金高达900万瑞典克朗,上述3位获奖者将平分这笔奖金。这只是获得世界顶级大奖后的“开胃菜”,获奖者的“财富之门”才刚刚打开。往届的诺贝尔奖得主,光靠在中国“走穴演讲”,就能年入百万。

诺奖得主在中国的“致富“路

每年诺贝尔奖项为获奖者带来的巨额财富,一直是人们津津乐道的话题。

AI财经社了解到,诺贝尔设立的每个单独的奖项,奖金大约是瑞典大学教授年薪的30倍。2019年的奖金与2018年相同,均是900万瑞典克朗,足够一个普通人大半辈子的开销。而据说诺贝尔当初设立这个奖项的初衷,也是为了让获奖者一生都无需再为生计担心,可以安心研究。

除了奖项本身的奖金足够丰厚,在获得诺贝尔奖之后,获奖者也相当于获得了“吸金”属性。数据显示,一些诺贝尔奖得主光是靠在中国“走穴”,就已收获了不菲的财富。

据《新京报》报道,近7年来,中国邀请诺贝尔奖得主到访的相关交流至少有73场,共计76人。而来华的诺贝尔奖得主们“工作”十分繁忙,科学顾问、名誉院长、学术交流、演讲......可谓“被安排的明明白白”。光是2019年,中国高校及科研机构就至少已经引进了10位诺奖得主,担任名誉教授、院长等职位。

而在上述各类活动的背后,来华“走穴”的诺奖得主们也获得了丰厚的回报。据《羊城晚报》报道,企业邀请诺奖得主前来演讲的报价都在100万元左右。

1999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、“欧元之父”罗伯特•蒙代尔,由于常来中国作交流,在2005年3月已获得在华永久居留权。资料显示,2005年以来,蒙代尔在中国已累计参加超过50次的活动或会议。如果按上述100万元/场的报价计算,的确是一笔不菲的收入。

此前,蒙代尔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还表示,其在北京、深圳、上海、广州均有生意,因此在考虑是否要定居中国。

此外,AI财经社还获取了一份“托马斯 尊龙ag萨金特2012中国行”的招商方案。在这份招商方案中,2011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,美国经济学家萨金特来广东一行,可谓每分钟都充满着商机。

在这份招商方案中,萨金特来华的时间是经过精心设计的。招商方案初定萨金特2012年3月21日、22日来访广东,这个时间正是2012年全国人大会议闭幕的一周后。这样设计的原因是萨金特能够及时解读2012全国人大会议,研读中国与世界经济等,这也是其演讲会的一大“卖点”。

据了解,萨金特广州一行有四个“主要任务”,一是演讲,二是互动对话,三是造访企业,四是共餐会谈。

据其行程安排显示,萨金特在2012年3月21日下午抵达广州;晚上要参与“特设晚宴”,规模为100人。3月22日早上要进行“早餐对话”,规模为6人;上午要参加“演讲会”,规模为600人;中午要进行“午餐对话”,规模是50人;下午有两个项目,分别是“媒体专访”和“参观赞助商”;晚上离开广东。可谓一天十分忙碌,分秒都充满商机。

而上文提到的萨金特的演讲会,门票价格也分为5个档次,分别为特惠票980元/张、普通票1680元/张、嘉宾票4980元/张、贵宾票9980元/张、特等票约5万元/张。其中,特惠票共计180张,普通票共计400张,嘉宾票30张,贵宾票5张,特等票1张。因此估算下来,演讲会门票价值共计约110万元。

此外,萨金特广东一行,计划招徕一家首席冠名赞助合作伙伴,价格为200万元;3家战略合作伙伴,价格为80万元;5家指定赞助,价格为30万元;5家支持单位,价格为15万元。如果上述招商方案全部落地,萨金特一行的企业赞助费可达665万元。

这意味着,如果加上演讲会门票收入,萨金特两天就能在广州吸金700多万元,比诺贝尔奖的奖金还要高。

事实上,诺奖得主频来中国“走穴”也引起过一些争议。如2018年“诺奖得主为我做胃镜”的新闻引发诸多关注。据报道,上海某医院开设“马歇尔消化疾病国际诊疗中心”,邀请诺贝尔奖获得者澳大利亚医生巴里•马歇尔来坐诊。挂号费为2000元,预约患者超过300人,且一“号”难求。

若仅按300名预约患者来保守计算,马歇尔的挂号费就达到了60万元。但同时也有人质疑,医院此举噱头成分过多,有“杀鸡焉用牛刀”之嫌。

诺贝尔经济学奖简史

有趣的是,刚刚颁布的诺贝尔经济学奖,被网友戏称为“诺贝尔都不知道的诺贝尔奖”。

“诺贝尔经济学奖”并未在诺贝尔遗嘱中提到,它是由瑞典银行在1968年增设,也称“瑞典银行经济学奖”,评选标准同诺贝尔奖的其它奖项,获奖者由瑞典皇家科学院评选。

而至于诺贝尔为何没有在遗嘱中提到设立经济学奖,坊间有两种版本的传言。其中之一是诺贝尔有一个比他小13岁的女友,但她后来和一位数学家私奔了,这件事让诺贝尔大受刺激,他从此不谈婚娶。正是因为这件事,诺贝尔在设立诺贝尔奖时毫不客气把经济学排除在外。

另一种传言的可信度较高一些。由于19世纪下半世纪,数学仍是一门十分抽象的学科,诺贝尔本人也无法预见数学未来将突破理论、对应用科学产生巨大的推进作用,因此忽视了设立诺贝尔数学奖,乃至经济学奖。

资料显示,从1969年首次颁发诺贝尔经济学奖至今,在51次颁奖中共计产生了84位获奖者。2019年的三位获奖者中,巴纳吉、迪弗洛均为美国麻省理工学院的教授,克雷默是哈佛大学的教授。有意思的是,巴纳吉、迪弗洛还是一对情侣。

上述3位获奖者的主要研究领域均在于“发展经济学”。“他们的研究大大提高了我们应对全球贫困的能力。”诺贝尔奖官方表示,“班纳吉和杜弗洛经常与克莱默合作,很快就对其他问题和包括印度在内的其他国家进行了类似的研究。他们的实验研究方法现在完全主导了发展经济学”。

关于诺贝尔经济学奖,还有几个比较有意思的数据。

AI财经社了解到,在历年来诺贝尔经济学奖的得主中,美国人最多,已有60位,约占总数的7成。目前尚未有中国人获得此奖。

此外,在84位获奖者中,仅有2位获奖者是女性,除了今年刚刚获奖的迪弗洛,另一位女性获奖者是美国著名政治经济学家埃莉诺 奥斯特罗姆,于2009年获颁诺贝尔经济学奖。瑞典皇家科学院在声明中表示,奥斯特罗姆因为“在经济管理方面的分析,特别是对公共资源管理上的分析”作出了突出贡献而获奖。但在获奖仅3年后,奥斯特罗姆因病逝世。

随着2019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的公布,一年一度的诺奖盛典落下了帷幕。

北京时间2019年10月14日傍晚,2019年诺贝尔经济学奖揭晓,获奖者有3位,分别是阿比吉特 巴纳吉、埃丝特 迪弗洛和迈克尔 克雷默,均因“在减轻全球贫困方面的实验性做法”而获表彰。

据悉,今年诺贝尔经济学奖的奖金高达900万瑞典克朗,上述3位获奖者将平分这笔奖金。这只是获得世界顶级大奖后的“开胃菜”,获奖者的“财富之门”才刚刚打开。往届的诺贝尔奖得主,光靠在中国“走穴演讲”,就能年入百万。

诺奖得主在中国的“致富“路

每年诺贝尔奖项为获奖者带来的巨额财富,一直是人们津津乐道的话题。

AI财经社了解到,诺贝尔设立的每个单独的奖项,奖金大约是瑞典大学教授年薪的30倍。2019年的奖金与2018年相同,均是900万瑞典克朗,足够一个普通人大半辈子的开销。而据说诺贝尔当初设立这个奖项的初衷,也是为了让获奖者一生都无需再为生计担心,可以安心研究。

除了奖项本身的奖金足够丰厚,在获得诺贝尔奖之后,获奖者也相当于获得了“吸金”属性。数据显示,一些诺贝尔奖得主光是靠在中国“走穴”,就已收获了不菲的财富。

据《新京报》报道,近7年来,中国邀请诺贝尔奖得主到访的相关交流至少有73场,共计76人。而来华的诺贝尔奖得主们“工作”十分繁忙,科学顾问、名誉院长、学术交流、演讲......可谓“被安排的明明白白”。光是2019年,中国高校及科研机构就至少已经引进了10位诺奖得主,担任名誉教授、院长等职位。

而在上述各类活动的背后,来华“走穴”的诺奖得主们也获得了丰厚的回报。据《羊城晚报》报道,企业邀请诺奖得主前来演讲的报价都在100万元左右。

1999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、“欧元之父”罗伯特•蒙代尔,由于常来中国作交流,在2005年3月已获得在华永久居留权。资料显示,2005年以来,蒙代尔在中国已累计参加超过50次的活动或会议。如果按上述100万元/场的报价计算,的确是一笔不菲的收入。

此前,蒙代尔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还表示,其在北京、深圳、上海、广州均有生意,因此在考虑是否要定居中国。

此外,AI财经社还获取了一份“托马斯 萨金特2012中国行”的招商方案。在这份招商方案中,2011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,美国经济学家萨金特来广东一行,可谓每分钟都充满着商机。

在这份招商方案中,萨金特来华的时间是经过精心设计的。招商方案初定萨金特2012年3月21日、22日来访广东,这个时间正是2012年全国人大会议闭幕的一周后。这样设计的原因是萨金特能够及时解读2012全国人大会议,研读中国与世界经济等,这也是其演讲会的一大“卖点”。

据了解,萨金特广州一行有四个“主要任务”,一是演讲,二是互动对话,三是造访企业,四是共餐会谈。

据其行程安排显示,萨金特在2012年3月21日下午抵达广州;晚上要参与“特设晚宴”,规模为100人。3月22日早上要进行“早餐对话”,规模为6人;上午要参加“演讲会”,规模为600人;中午要进行“午餐对话”,规模是50人;下午有两个项目,分别是“媒体专访”和“参观赞助商”;晚上离开广东。可谓一天十分忙碌,分秒都充满商机。

而上文提到的萨金特的演讲会,门票价格也分为5个档次,分别为特惠票980元/张、普通票1680元/张、嘉宾票4980元/张、贵宾票9980元/张、特等票约5万元/张。其中,特惠票共计180张,普通票共计400张,嘉宾票30张,贵宾票5张,特等票1张。因此估算下来,演讲会门票价值共计约110万元。

此外,萨金特广东一行,计划招徕一家首席冠名赞助合作伙伴,价格为200万元;3家战略合作伙伴,价格为80万元;5家指定赞助,价格为30万元;5家支持单位,价格为15万元。如果上述招商方案全部落地,萨金特一行的企业赞助费可达665万元。

这意味着,如果加上演讲会门票收入,萨金特两天就能在广州吸金700多万元,比诺贝尔奖的奖金还要高。

事实上,诺奖得主频来中国“走穴”也引起过一些争议。如2018年“诺奖得主为我做胃镜”的新闻引发诸多关注。据报道,上海某医院开设“马歇尔消化疾病国际诊疗中心”,邀请诺贝尔奖获得者澳大利亚医生巴里•马歇尔来坐诊。挂号费为2000元,预约患者超过300人,且一“号”难求。

若仅按300名预约患者来保守计算,马歇尔的挂号费就达到了60万元。但同时也有人质疑,医院此举噱头成分过多,有“杀鸡焉用牛刀”之嫌。

诺贝尔经济学奖简史

有趣的是,刚刚颁布的诺贝尔经济学奖,被网友戏称为“诺贝尔都不知道的诺贝尔奖”。

“诺贝尔经济学奖”并未在诺贝尔遗嘱中提到,它是由瑞典银行在1968年增设,也称“瑞典银行经济学奖”,评选标准同诺贝尔奖的其它奖项,获奖者由瑞典皇家科学院评选。

而至于诺贝尔为何没有在遗嘱中提到设立经济学奖,坊间有两种版本的传言。其中之一是诺贝尔有一个比他小13岁的女友,但她后来和一位数学家私奔了,这件事让诺贝尔大受刺激,他从此不谈婚娶。正是因为这件事,诺贝尔在设立诺贝尔奖时毫不客气把经济学排除在外。

另一种传言的可信度较高一些。由于19世纪下半世纪,数学仍是一门十分抽象的学科,诺贝尔本人也无法预见数学未来将突破理论、对应用科学产生巨大的推进作用,因此忽视了设立诺贝尔数学奖,乃至经济学奖。

资料显示,从1969年首次颁发诺贝尔经济学奖至今,在51次颁奖中共计产生了84位获奖者。2019年的三位获奖者中,巴纳吉、迪弗洛均为美国麻省理工学院的教授,克雷默是哈佛大学的教授。有意思的是,巴纳吉、迪弗洛还是一对情侣。

上述3位获奖者的主要研究领域均在于“发展经济学”。“他们的研究大大提高了我们应对全球贫困的能力。”诺贝尔奖官方表示,“班纳吉和杜弗洛经常与克莱默合作,很快就对其他问题和包括印度在内的其他国家进行了类似的研究。他们的实验研究方法现在完全主导了发展经济学”。

关于诺贝尔经济学奖,还有几个比较有意思的数据。

AI财经社了解到,在历年来诺贝尔经济学奖的得主中,美国人最多,已有60位,约占总数的7成。目前尚未有中国人获得此奖。

此外,在84位获奖者中,仅有2位获奖者是女性,除了今年刚刚获奖的迪弗洛,另一位女性获奖者是美国著名政治经济学家埃莉诺 奥斯特罗姆,于2009年获颁诺贝尔经济学奖。瑞典皇家科学院在声明中表示,奥斯特罗姆因为“在经济管理方面的分析,特别是对公共资源管理上的分析”作出了突出贡献而获奖。但在获奖仅3年后,奥斯特罗姆因病逝世。